獲得 Adobe Flash Player
最新播報:

    央行政策利率下調空間漸大

    更新時間:2019/02/19 10:56:42    瀏覽次數: 482     文章來源: 百家號
     伴隨著全球主要央行貨幣政策轉向寬松以及國內通脹壓力下降,我國央行是否會降息的討論逐漸升溫。央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最近表示,要更加關注實際的貸款利率的變化以及利率市場化過程中要更多發揮央行的政策利率對市場利率和信貸利率的傳導作用。

    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的業內專家表示,與去年相比,鑒于內外部環境的變化,今年我國貨幣政策自主調控空間正在加大。央行將繼續引導利率下行,降低企業融資成本。而在方式選擇上,有序下調公開市場操作利率,搭配靈活利用TMLF進行定向降息更具可行性,也避免釋放“大水漫灌”的信號,而短期內調降存貸款基準利率概率較低。

    貨幣政策自主調控空間加大

    從去年底開始,全球主要國家的貨幣政策出現明顯轉向。美國方面,在2019年首次議息會議上,美聯儲表示將視經濟狀況實際變化,采取更為靈活的政策工具,若經濟表現不佳,就可能會“暫停加息”和“放緩縮表”。歐洲方面,歐洲央行此前在議息會議后宣布,繼續維持歐元區主導利率水平不變,并預期在2019年夏天前不會加息。與此同時,澳洲聯儲也暗示,未來降息概率在增大。

    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趙慶明表示,發達國家貨幣政策由收緊轉向重新放松,給經濟仍然困難的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減輕了壓力,增加了刺激的空間。今年27日,印度央行宣布降息25個基點,預計未來會有更多的國家加入降息行列。

    除了外部因素,內部通脹壓力的減輕也為我國貨幣政策的調整提供了更大空間。國家統計局最新發布數據顯示,20191月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同比上漲1.7%,處于20182月以來的最低水平,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上漲0.1%,漲幅比上月回落0.8個百分點。

    利率下調或體現為央行政策利率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表示,2019年開年至今,從內部來看,由于“寬財政”的積極發力紓解了貨幣政策的結構性瓶頸,“寬信用”的力度和結構正在發生顯著改善,對“穩增長”的支持作用增強;從外部來看,得益于發達經濟體緊縮步伐放緩和全球資金轉向,人民幣匯率有望保持長期穩態,外部風險壓力持續下降。有鑒于此,2019年中國貨幣政策有望進一步強化“以我為主”的特征,更加靈活地維持穩健中性、邊際趨松的立場。

    業內人士表示,此前,央行已經通過多種手段來保持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以及引導利率下行,包括全面及定向降準,有序降低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以及TMLF操作。未來,這類工具的使用將更具備可能性和空間。

    央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最近在回應媒體是否會降息的問題時表示,要更加關注實際的貸款利率的變化。去年以來人民銀行采取了各種貨幣政策的措施,保持了流動性合理充裕,所以可以看到貨幣市場利率是下行的。與此同時,貸款的利率走勢也是下行的,特別是在去年最后四個月,貸款利率下行態勢比較明顯,尤其是小微企業貸款利率。今年1月數據也顯示,這一趨勢在延續。他還強調,利率市場化要推動存貸款基準利率和貨幣市場利率兩軌合一軌,這個過程中要更多地發揮央行的政策利率對市場利率和信貸利率的傳導作用。

    “從央行的實際操作看,其更愿意通過注入流動性來調整市場利率,尤其是貨幣市場利率的方式,來達到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的目的。調整存貸款基準利率的可能性存在,但是概率仍然較低。”趙慶明對記者說。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表示,短期內存貸款利率不需要調整,首先,市場利率已經下行,調整的必要性不大;其次,該舉措信號意義過于強烈,可能會給市場傳遞錯誤信號。

    程實表示,從內部來看,一方面,當前“寬貨幣”向“寬信用”的傳導初步得到疏通,因此降息可以優先選擇在貨幣市場進行,然后向信貸終端傳導,而非“一刀切”地直接調降終端的存貸款基準利率。另一方面,由于貨幣政策的“穩增長”效果已經顯現,賦予了央行兼顧多重政策目標的余地,溫和、精準的降息將更受青睞。相較于調降存貸款基準利率,有序下調公開市場操作利率,搭配靈活利用TMLF進行定向降息,能夠維護前期利率市場化改革的成果,因而更具可行性。有鑒于此,2019年的降息將主要依靠降低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以及TMLF操作加碼。僅當內外部環境出現極端變化時,調降存貸款基準利率的可能性才會顯著上升。

    引導融資成本下行

    重在增加企業獲得感

    根據央行最新公布的數據,小微企業貸款利率在繼續下行。20191月,新發放的1000萬以下小微企業貸款利率平均水平為6.16%,環比下降0.12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下降0.21個百分點。

    董希淼表示,比起下調利率,更重要的是增加實體企業,尤其是小微企業在融資利率上的獲得感,即讓它們真實感覺到融資利率的降低和成本的降低。“從這個角度看,除了繼續引導融資利率下行之外,政策也要關注企業的綜合成本,給企業尤其是小微企業全面減負。”他說。

    最近一段時間,多項意在給小微企業減負的政策已經出臺。金融政策方面,如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關于有效發揮政府性融資擔保基金作用切實支持小微企業和“三農”發展的指導意見》,其中明確要求切實降低小微企業和“三農”綜合融資成本。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堅持準公共定位,不以營利為目的,在可持續經營的前提下,保持較低費率水平。國家融資擔保基金再擔保業務收費一般不高于省級擔保、再擔保基金(機構),引導合作機構逐步將平均擔保費率降至1%以下。財稅政策方面,今年初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再推出一批針對小微企業的普惠性減稅措施,允許各省(區、市)政府對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在50%幅度內減征資源稅、城市維護建設稅、印花稅、城鎮土地使用稅、耕地占用稅等地方稅種及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附加。目前,超過20地的減稅方案公布,這些地方均為50%最高幅度頂格減稅降費。
    熱點新聞
    二級頁面左側欄目下廣告1
    合作伙伴 更多>>
    友情鏈接 更多>>
    鄭州鄭大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拉薩市人民政府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
      藏商所
      錦繡紅木
      錦繡紅木
    今日福彩3d字谜总汇